2019年4月29日下午,在北京雁栖湖畔,中国科学院大学的新礼堂座无虚席。

端坐在台上白色沙发里的,年届97岁高龄的诺贝尔奖得主杨振宁先生坚定的说明了他的态度。

他是回答一位来自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学生的问题。“我想代表我所有的同学再问您一次,您现在对我们建造CEPC的想法有没有改变?”

CEPC,高能环形正负电子对撞机,该设备被寄望能够高能物理领域探索和理解希格斯粒子性质、宇宙早期演化等一系列未解的关键科学问题和寻找新的物理规律。

在经过上世纪中的物理黄金时代之后,人类再也没有重大的物理发现,人类对物理最重要的公式几乎有半个世纪没有更新。

在这之前的二十年前,恰好是物理的party时间,高能物理的新发现层出不穷,此间一共产生了二十个诺贝尔奖。

渐渐地,大家发现该发现的已经发现了,再往前,高能物理已经很难找到突破口。

美国在高能对撞机上已经投入了二十亿美元,挖了一个巨大的隧道。但就在这时,美国对高能对撞机的前景产生了怀疑,并开始认为这将是一个巨大的而无法预估收获的投资,最终,美国国会参与投票,否决掉这个项目,将20亿美元挖开的隧道重新填上。

甚至有人认为正因为美国的放弃,使得美国在高能物理的研究上开始落后于欧洲,失去了高能物理中心的位置。

诺贝尔奖获得者、中科院外籍院士DavidGross说道:“上个世纪90年代早期,我亲眼目睹了美国超级超导对撞机(SSC)计划被取消,当时SSC最积极的反对者提出了很多与杨教授一样的论点。然而今天,绝大多数人(包括当时的反对者)都同意SSC计划的终止对美国基础物理学是一场灾难,带来的很多负面效应始终难以消除。美国在粒子物理学上曾维持多年的毋庸置疑的领导地位,就这样很快地拱手让给欧洲,同时丧失的是一种至关重要的“大胆设想”和实行雄心勃勃的长期大型项目的能力。”

而物理学家更担心的是,如果再不建高能对撞机,物理学的研究将在一片黑暗中进行。

在谈到中国能不能建时,诺贝尔奖获得者DavidGross说道:“中国在世界舞台上雄心勃勃,这主要取决于中国的GDP总量,而不是人均GDP。尽管人均GDP不高,但这阻止不了中国把目光投向月球,也阻止不了中国建成三峡大坝这样的伟大工程。启动大科学工程和中国的雄心壮志是非常吻合的。”

是的,中国可以建造三峡,可以开启登月工程,为什么不能再花一个建三峡的钱,去建一个高能对撞机呢?

“更重要的是,我坚信一条经过历史考验的真理,那就是在科学前沿的长期投资可以推动技术的发展。正是这种技术进步,可以将发展中国家提升为经济超级大国。”

“CEPC还会从另一个方面促进中国科学的发展,即变成吸引国际上物理和工程人才的“磁石”,从而创造和夯实一个能促进中国其他技术领域发展的人才环境。”

研究前沿科技,使中国成为一个物理研究中心,是所有支持在中国建对撞机的中心观点,包括中国科学院院士王贻芳。

可是,这个对撞机却受到了杨振宁的反对,这个反对从一开始到现在,依然没有更改过,有人把这称为97岁杨振宁的最后一战。

1.建造大对撞机美国有痛苦的经验:1989年美国开始建造当时世界最大对撞机,预算开始预估为30亿美元,后来数次增加,达到80亿美元,引起众多反对声音,以致1992年国会痛苦地终止了此计划,白费了约30亿美元这项经验使大家普遍认为造大对撞机是进无底洞

2.高能所倡议在中国建造超大对撞机,费用由许多国家分摊,可是其中中国的份额必极可观。今天全世界都惊叹中国GDP已跃居世界第二,可是中国仍然只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人均GDP还少于巴西,墨西哥或马来西亚,还有数亿农民与农民工,还有急待解决的环保问题,教育问题,医药健康问题,等等建造超大对撞机,费用奇大,对解决这些燃眉问题不利,我认为目前不宜考虑

3.建造超大对撞机必将大大挤压其他基础科学的经费,包括生命科学,凝聚态物理,天文物理,等等

高能物理学是二战后的一个新兴领域,此领域七十年来有了辉煌的成就,验证了标准模型,使人类对物质世界中三种基本力量有了深入了解可是还有两项大问题没有解决:

B)还没有能了解如何统一力量与质量希望解决此二问题当然是所有物理学家的愿望

有些高能物理学家希望用超大对撞机发现超对称粒子,从而为人类指出解决此二问题的方向

但是找超对称粒子已经有很多年了,完全落空今天希望用超大对撞机来找到超对称粒子,只是一部份高能物理学家的一个猜想多数物理学家,包括我在内,认为超对称粒子的存在只是一个猜想,没有任何实验根据,希望用极大对撞机发现此猜想中的粒子更只是猜想加猜想

5.七十年来高能物理的大成就对人类生活有没有实在好处呢?没有。假如高能所建议的超大对撞机能实现,而且真能成功地将高能物理学更推进一大步,对人类生活有没有实在好处呢?我认为短中期内不会有,三十年,五十年内不会有而且我知道绝大多数物理学家都同意我的这个说法

6.中国建立高能所到今天已有三十多年如何评价这三十多年的成就?今天世界重要高能物理学家中,中国占有率不到百分之一二。建造超大对撞机,其设计,以及建成后的运转与分析,必将由90%的非中国人来主导。如果能得到诺贝尔奖,获奖者会是中国人吗?

7.不建超大对撞机,高能物理就完全没有前途了吗?不然我认为至少有两个方向值得探索:A.寻找新加速器原理B.寻找美妙的几何结构,如弦理论所研究的这两方面的研究都不那么费钱,符合当今世界经济发展的总趋势。

事实上,虽然中国现在经济发展了,国家也不太差钱了,但真正需要用钱的地方还是很多的,尤其是很多科技投入。

这个说法就很不讲理了。要不是有杨振宁,可能都不会有三体这本小说,也不会有三体智子这个词。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刘慈欣的三体是个硬核科幻,它里面的猜想都是有根据的,而刘慈欣的科学知识,尤其是一些前沿的知识,都来自一本杂志:《科学美国人》。

而《科学美国人》就是杨振宁推荐到中国的。当时杨振宁回中国后,国家问他有什么可以提高中国人科学素养的,杨振宁就推荐了这本《科学美国人》。

《科学美国人》是《自然》杂志的科普版,为它写稿的都是当今世界一流的科学家,从创刊起,一共有一百五十二个诺贝尔获得者给他写过稿子。

正是通过这个杂志,中国具有科学能力的普通工程技术人员才知道了超弦理论、宇宙学、分形与非线性数学。刘慈欣也才能写出《三体》这样的杰作。

杂志知识涉猎广泛,资讯新鲜,有很多前沿科学知识和话题,涉及交通运输、工程机械、生态环境、太空探索、历史人文等等。

现在一年的征订价是298,确实不便宜,但我认为,只要孩子看,就不贵。孩子不看书,再便宜也贵。

而且订杂志有个好处,买书孩子可能压力大,不一定能看完,而杂志是一个月一份,孩子看完一本,对下一本就有期待感,所以杂志孩子往往都能看完,何况是这么有趣这么前沿的杂志。

一年十二本,一本八十多页,算下来超过了一千多页,每页都是干货满满,孩子看一年下来,绝对是知识达人。而且现在征订可获得

大家可以点下面的横条参团。给孩子每个月的科学养份。也许孩子就是未来的科学家或者下一个刘慈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By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