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足球,素来以不屈的精神意志力闻名于世界,因此被冠以“日耳曼战车”的美称。在德国足球的历史上,从不缺乏诸如马特乌斯、卡恩这般象征着钢铁意志的精神领袖,也正因为他们的存在,让德国人摧枯拉朽的轰炸机打法得以贯彻,进而成为德国足球风格的标志。

但是在进入新千年以来,为了迎合风靡世界的足球战术改革,德国人越来越强调起了技术的重要性。德国足坛的85黄金一代,赫迪拉、厄齐尔、马林等技术型球员的崛起使得德国足球内部掀起了一股“传统”与“革命”的抗争。

迈克尔·巴拉克,一个被称为德国足球最后的精神图腾的男人,他职业生涯的兴与衰便很好的诠释出了这种抗争。有人说他生不逢时,我倒认为,巴拉克之于德国足球,如同乔凡尼之于佛罗伦萨,是由一个阶段走向另一个阶段的,虽不完美但必不可少的过渡。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巴拉克在足球世界算得上是一个“悲情人物”,虽然他不俗的实力一直被人们所追捧,但是在将近15年的职业生涯内拿到了13个亚军,绝对是他的梦魇。冠军有多兴奋,亚军就有多失落,倒在成功唾手可得的位置,是探险者们最大的遗憾。

在俱乐部方面,从勒沃库森到拜仁慕尼黑,无论国内赛事还是欧冠,巴拉克在30岁之前便把主流赛事的亚军拿了个遍,特别是2008年那个著名的莫斯科雨夜,命运女神杀人诛心般的将C罗罚失的点球作为了巴拉克最终折戟的,从狂欢到掩泣,从天堂到地狱,纵有铁骨铮铮也敌不过无数次的折磨。

而在国家队,巴拉克受到的折磨变本加厉。2002年世界杯,德国在决赛中被巴西队2比0击溃,当时年仅26岁的巴拉克因累计黄牌停赛没能登场,这成了他足球生涯永远的痛。2008年,当德国再次倒在欧洲杯决赛赛场上时,巴拉克的背影已经从不甘变成了落寞,无尽的擦肩而过磨平了他的棱角,浇灭了他的激情。

卡西利亚斯,齐达内,罗纳尔多,西班牙黄金一代…一个个响彻足坛的名字,在巴拉克的心只幻化成了一个名词,“亚军”。亚军之于巴拉克,就像忧郁之于巴乔,快乐之于小罗,成为了他独特的标签。

好在,足球世界不仅仅有成王败寇的无情,也有珍惜英雄的温存,谁说亚军不值得铭记?巴拉克就是一个值得被所有人铭记的亚军之王。

巴拉克职业生涯的起点不算梦幻,但是他21岁那年纵跨两个级别的飞跃则足以称得上梦幻。从德丙的开姆尼茨径直走向了德甲的凯泽斯劳滕,当时被称为“小凯撒”的巴拉克以一脚势大力沉的远射闯入了德国足球的江湖。

当时的人们普遍认为,这个精瘦却充满激情的小伙会成为埃芬博格的接班人,又一个世界级前腰。而当他在01-02赛季各项赛事中打进23球送出12次助攻,德甲班霸拜仁慕尼黑将其招入麾下之后,对于他会成为世界级前腰这一点,则令更多人深信不疑。

但是,在当时的德国国内却出现了一些不一样的声音,相比于前腰,巴拉克更应该出任后腰。之所以会产生这样的分歧,主要是在德国国家队中,对巴拉克的要求出现了不同的要求。

那个时代的古典前腰,要么是像鲁伊·科斯塔那样飘逸,要么是像里克尔梅那样灵动,除了需要掌握各种传球脚法、射门脚法,包括盘球护球也必须样样精通,因为前腰位置时一支球队的进攻核心,如果技术特点太过单一,或者拿球能力不足,是没有办法撕开对手的防线和对抗高强度的拿球压力的。

而巴拉克为人称道的往往是大规模的长传调度和远射,虽然拥有出色的大局观,但是在小细节的处理方面还是欠缺火候,这便限制了他在更靠近禁区位置的出球。另外,盘带技术也是巴拉克的一大短板,因此出任后腰,从后向前利用长传掌握发牌权,兼顾一脚远射能力,似乎才应该是巴拉克的正确使用方法。

这样的分析不无道理,加上巴拉克在巅峰时期拥有强大的覆盖能力,防守水平也是一流,这对当时缺乏拦截型中场的德国国家队是个天然的补充,包括他的长传对轰炸机战术的实施也是不可多得的支持。

然而,从世纪初便兴起的改革派始终不愿意对巴拉克的后撤做出妥协。他们认为巴拉克在危险区域的创造能力是德国足球的中场由工兵型导向迈向技术型导向的关键。双方因此争论不休,不肯松口。

面对这样一个局面,主教练沃勒尔别出心裁的将巴拉克的位置放置在了前腰和后腰之间,那届世界杯,巴拉克身前的施耐德和身后的哈曼围绕他打辅助,巴拉克因此得以兼顾攻防从而成为了球队的绝对核心。而当时作为球队的领袖之一的巴拉克也并没有让所有人失望,率领德国队拿到了世界杯亚军,也算是一扫两年前欧洲杯小组出局的阴霾了。

巴拉克可以说是德国国内第一个被定义为“中前卫”的球员,他的横空出世,让德国迎合了大势所趋的足球战术改革,包括他本人也曾提及,自己最适合的位置应该是介于前腰和后腰之间,也正是因为巴拉克,德国日后才出现了中前卫球员的人才井喷。

当然,谈及巴拉克职业生涯的评价,最广为人知的还是他和拉姆的队长之争。10年南非世界杯开赛前,巴拉克因为脚踝伤势无缘参赛,但是德国队主帅勒夫并没有把队长袖标交给呼声更高的克洛泽和施魏因施泰格,27岁的拉姆临危受命。

虽然事实证明拉姆的确算得上一个优秀的队长,但是,如果从德国足球传统的眼光来看,身材矮小,以技术见长的拉姆并不适合与马特乌斯们一起相提并论,人们对于德国的铁血精神首先还是想到的是巴拉克给人的那种外露的霸气,温文尔雅的拉姆,何以能担此重任?

巴拉克和拉姆的队长之争几乎算得上是德国足球转型的拐点。在此之前,无论是德国国家队还是拜仁,都患有严重的巴拉克依赖症,他对中场的攻守平衡的把握成为了球队稳步运行的关键。在国家队,尤其是2006年的本土世界杯,在德国队全员发挥低迷的情况下,只有巴拉克作为脊梁撑起了整支球队的门面。

德国足球的稳定性在世界范围内都是赫赫有名,但是在本世纪最初的十年,德国足球几乎遇到了建队历史上的最大低谷,而巴拉克,便是这最动荡的十年国家队的精神领袖。

在和拉姆的较量中,巴拉克最终败下阵来,没有人能阻挡足球发展的脚步,巴拉克从不可或缺到被取代,不仅仅是对于他个人而言,而是落后的体系被先进的体系所取代。从他卸任队长的那一刻起,巴拉克便已经完成了对德国足球的宿命,我们不必为巴拉克而感到惋惜,一个球员的存在的意义有小又大,能够成为国家足球改革的旗帜,即便是作为前朝者,也值得人们赞颂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By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